爱情文章

    “这个我也知道,但规矩这样……”郝长老摊了摊手,瞧得萧炎紧皱眉头,略微迟了一下,道:“哎,这样吧,日后你们磐门,只缴纳十分之一就行,不过此事不要张扬,不然药帮知道,那韩闲怕是会不乐意了。” 距离炼丹比试,至今为止已经过去三天时间了,在这三天之内,萧炎那令人惊羡的炼药术几乎已经在大部分内院学员口中传诵了一遍。

    苍井空ribi

    “这个我也知道,但规矩这样……”郝长老摊了摊手,瞧得萧炎紧皱眉头,略微迟了一下,道:“哎,这样吧,日后你们磐门,只缴纳十分之一就行,不过此事不要张扬,不然药帮知道,那韩闲怕是会不乐意了。” 三天时间中,不仅令得萧炎的声望在内院大涨,而且借助着这一次比试打出去的名声,几乎所有内院学员都是已经听闻。磐门饿是要开始销售丹药。这一重量级消息,见识过萧炎在北广场的那番炼丹,不少人都是对磐门丹药大感兴趣。乃至于经常有着不少人游荡在新生区之外,想要预先购买。
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24采购